您现在的位置: 济南新闻在线 > 国际新闻 >

全球卫生中心主席:“公共卫生悖论”考验世卫

作者:济南新闻在线
发布时间:2020-06-08 16:35
来源:

  原标题:新冠疫情与世界格局 | 全球卫生中心主席伊洛娜·基克布施:“公共卫生悖论”考验世卫组织

  参考消息网6月7日报道(文/孟馨)伊洛娜·基克布施是国际智库全球卫生中心的创始人兼主席,也是全球公共卫生政策领域的专家,曾被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称作全球公共卫生治理领域的“改革者”。她曾长期在世界卫生组织(WHO)工作,并主管卫生推广、教育和交流项目。如今,她仍是世卫组织总干事的顾问之一。

  基克布施近日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梳理了以世卫组织为核心的全球卫生治理体系的发展轨迹,并就后疫情时期全球卫生治理体系将如何发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堪称全球卫生治理体系核心

  《参考消息》:请介绍一下全球卫生治理体系的总体情况,它是如何构建的,世卫组织在这一体系中扮演什么角色?

  基克布施:全球卫生治理体系的建立最早可以追溯到一个多世纪以前。19世纪50年代,由于全球大流行病尤其是霍乱的暴发,威胁到自由贸易,当时的主要贸易大国第一次聚在一起,就如何应对国际大流行病的暴发,制定相应的卫生条例。

  世界卫生组织成立于1948年。当时的一个共识是,健康应该是所有国家都希望和需要的。基于这一准则,这个组织应该是一个所有国家共同参与的联合国机构,并遵循一个国家一张选票的原则。

  全球卫生治理体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这个复杂系统的中心是承担协调角色的世卫组织。这个系统的很多组织总部都在日内瓦,并展开越来越多的合作。但原则上,在这一体系的发展过程中,世卫组织的角色并没有改变。它仍然是和会员国协同工作,让它们彼此寻求共识,努力不让卫生问题过度政治化,同时提供卫生建议、规范、标准等。

  《参考消息》:在您看来,世卫组织为什么有存在的必要?它目前面临怎样的挑战?

  基克布施:世卫组织总是面临人们所说的“公共卫生悖论”或“预防悖论”,就是当它做得很好时,没有人意识到它的重要性,甚至不会谈论它。

  公共卫生领域的挑战之一就是促进健康、预防疾病。所以很明显,如果你帮助一些国家防控住了疾病,没有人会对你感兴趣,因为没有什么好说的。而一旦有某种流行病暴发时,世卫组织总是能登上新闻头条,因为这时大家会期待世卫组织的应对。过去20年来,几次流行病暴发时都是这样。人们会问:世卫组织对各国预警是太早还是太迟?而在太早还是太迟这两点上,世卫组织都曾受到批评。

  “要做非常困难的平衡工作”

  《参考消息》: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反复强调,世卫组织不搞政治,但是让世卫组织完全摆脱政治的想法是不是太天真?

  基克布施:世卫组织的创始者们有点理想主义,他们曾认为,如果把世卫组织设在远离纽约的日内瓦,这个组织就会远离政治纷争。但当然,世卫组织总是会被卷入政治之中,这就是为什么世卫组织总干事承担的平衡各方的作用如此关键和重要。

  我认为谭德塞想表达的是,该组织的领导人以及该组织本身作为一个秘书处,必须尽一切可能不搞政治。但作为一个组织,它必须有政治敏锐性,才能分析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可能会坐在一个会场里,一个国家的代表说了或做了某事,你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因为从卫生角度来看没有理由这样做。只有当你知道其他的一些正在发生的政治角力时,你才会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所以世卫组织必须了解政治领域正在发生的事,它必须能够与政治决策者对话。

  但同时,世卫组织又绝不能选择政治立场。当然,在某些情况下,有些国家会把某些事情解读为世卫组织选择政治立场。世卫组织主张全民医保,主张所有人都获得初级保健,主张所有人都享有与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有关的权利。可是出于政治和意识形态等原因,不是每个国家都接受这点。

  所以,世卫组织需要在其中做非常困难的平衡工作。作为世卫组织负责人,你首先领导的是一个技术型的机构,所以必须确保技术质量、技术正确等等,但同时,它必须进行非常精妙的平衡,因为它是一个基于会员国的国际组织,而会员国们都有自己的利益。

  美政客卫生观念非常陈旧

  《参考消息》:这次疫情是否会为新的全球卫生管理体系的建立创造动力?

  基克布施:乐观主义者认为要弥合政治分歧,因为在这样一个国际化的时刻,他们意识到需要更多的合作。当然,也有悲观主义者说,在当前的地缘政治形势下,战后自由主义秩序在各方面受损,美国变得越来越单边主义,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全球体系将普遍被弱化。这将持续一段时间,直到地缘政治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得到解决。

  《参考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美国将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曾扬言不排除组建世卫组织的替代机构。这可行吗?

  基克布施:我无法认真看待这个方案。因为我认为很多人在谈论世卫组织,但其实不知道世卫组织到底在做什么,尤其是在规范和标准制定领域,是需要特殊的组织形式的。所以我认为蓬佩奥想到的只是世卫组织的某些项目,类似疫苗接种计划或是脊髓灰质炎运动等等。但这是一个非常陈旧的全球卫生观念,就是认为健康只是跟发展中国家有关的问题,而不是为了共有的益处展开合作。

  但是,世卫组织还有为每个国家制定规范和标准的职能。这意味着这样一个组织需要具备合法性。那么,你将如何建立一个新的世卫组织,拥有制定国际标准和规范的职能,拥有这种合法性呢?你想让一部分国家在这里运行一个卫生组织,而另一些国家在那里运行另一个卫生组织吗?这很难想象。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热门推荐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6-2014 yxxsbj.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济南新闻在线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